分享到:

張靜初:好戲從來都很少飾演“松子”不容易

張靜初:好戲從來都很少飾演“松子”不容易

2021年07月04日 00:13 來源:北京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主演舞台劇第二輪7月15日開演 復排階段每天在地上翻滾300餘次
  張靜初:好戲從來都很少飾演“松子”不容易

  舞台劇《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第二輪演出將於7月15日開演。距離演出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演員們就開始了熱火朝天的排練。要想在6月下旬,35℃左右的天氣裏,復排這樣一部近4小時、有大量肢體表現的劇目,對於演員們來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主演張靜初和演員們排練時的認真勁兒絲毫不亞於正式演出。

  當天排練結束,張靜初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專訪時表示,“松子”無疑是她演員生涯中挑戰最大的角色之一,“表演的激烈和情感的爆發程度,相當於演一個《唐山大地震》加個《孔雀》,再加個《門徒》。”而她絲毫不掩飾自己對松子這個角色的熱愛,“你可以懷着一顆赤子之心,用所有的包容不計代價地去愛嗎?其實我們是做不到的,我們是很現實的俗人。所以我對松子這個角色充滿了敬意。”

  談角色

  演松子體力消耗巨大

  瑜伽和素食幫渡難關

  電影《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被譽為影史經典,其原著小説久經暢銷,對松子的討論和解讀一直延續至今。舞台劇《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改編自其同名小説,與電影相比,舞台劇更加註重解構松子悲劇人生的成因。劇中出演女主角“松子”的張靜初表示,“每一個角色其實都是你和那個角色生命的融合,舞台劇由我來演,一定跟別的演員演不一樣。舞台劇更接近小説,電影裏的松子其實沒有給出太多理由和交代,而這部舞台劇更多的還是迴歸到人本身,觀眾能清晰地看到松子愛上這些男人的理由。”

  為了更好地將松子的故事搬上舞台,本就以肢體劇聞名的導演趙淼在編排時添加了大量的舞蹈與肢體動作,來呈現松子天真爛漫的內心世界。劇中,張靜初飾演的松子命運多舛,一生反覆被拋棄,甚至被毆打。據張靜初自己統計,在近4個小時的時間裏,自己在台上被對手摔打30餘次,在地上翻滾次數多達300餘次。雖然自稱“看到骨頭不好啃就有興趣”“喜歡挑戰自己”,但在如此大的體力消耗面前,張靜初還是坦言“蠻崩潰的”,“去年第一輪演出的前十場我演得很吃力,體力消耗真的很大,相當於一直在台上跑馬拉松,還是撕心裂肺哭嚎的馬拉松。尤其是從排練到演出大概三個月左右的時間,我們只休息過一天,我感覺身體嚴重透支。” 為了能正常演出,張靜初透露自己經常需要去央求酒店的人早一點上班,“因為我在排練之前需要去按摩,不然腰感覺就跟斷了一樣,全身痠疼。”

  就是在這種極端情況下,張靜初開始通過自己曾經在瑜伽中學到的呼吸方法來調整狀態,“人最養身體的是呼吸,我開始尋找一些呼吸方法,減少不必要的消耗。到現在我在台上該松的時候會讓身體徹底鬆下來,包括髮聲的位置也比剛開始好了很多,這其實是在舞台上學到的。”

  而為了讓自己有更好的耐力,張靜初還借鑑了馬拉松運動員的方法,改食素食,素食幾個月之後,張靜初這次再回來復排發現改變很大,“感覺身體很輕盈、自如。哪怕很大的訓練量下來,我第二天起來也沒有地方是痠疼的,非常神奇。”

  聊情感

  我們每個人在情感關係上

  都是缺乏安全感的

  松子的一生不斷追求愛,沒有底線地討好愛人,卻無法得到真愛的迴應,一次次受傷之後仍義無反顧地投入,一次又一次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很多人對松子恨鐵不成鋼,稱她是“戀愛腦”,不思悔改。但張靜初對這個角色卻表示理解,“慢慢地進入這個人物後,我看了一本書叫《納爾齊斯與歌爾德蒙》,裏面講到了兩種完全不同的修行之道,一種是理智型的,一種是用自己的肉身投入生活的洪流,去勇敢地擁抱愛、感受愛,到最後在外人看來是非常沉淪的、悲慘的生活,但到最後其實她收穫的是她知道了什麼是愛,所以通過那本書,我明白了松子就是我心目中的歌爾德蒙,她做了很多我們不敢做的事情。我們站在外面去指指點點一個人是非常容易的,但你有這樣的勇氣嗎?你可以懷着一顆赤子之心,用所有的包容不計代價地去愛嗎?其實我們是做不到的,所以我們是很現實的俗人。講到這兒的時候,我對她充滿了敬意。從某種角度,我覺得自己越來越愛這個角色。”

  反觀松子對待感情的態度,張靜初認為是有原生家庭的原因的,“她在童年的時候非常缺乏父愛,缺乏自我的價值認同感,一直希望去討好別人,證明自己的存在,其實這時候她並沒有看到自己內心是有一個黑洞沒有被填滿,所以她不斷地需要別人的愛情讓自己更完整。”張靜初認為,這樣的因果關係有很大的共性,“我們每個人在情感關係中都缺乏安全感,我們不停地想索取,然後不停地碰得頭破血流。在戀愛關係中沒有誰是一帆風順的。我恰恰覺得她身上的問題,其實我們身上都有,或輕或重,或者你站在外面看別人的時候都覺得你看他那麼傻,你在其中的時候也一模一樣。”

  論好戲

  好角色從來都很少

  沒有年齡焦慮

  雖然20多歲就因電影《孔雀》一鳴驚人,並憑藉在《芳香之旅》《門徒》《無雙》等影片中的上佳表現相繼在國內外電影節獲獎,但張靜初認為好角色從來都很少,“我們只要想一想,每年你數得出來的好戲有多少就知道大家都有多難。跟年齡段有一定的關係,但不完全是。那種有厚度、有深度、有穿透力的,給大家留下深刻印象或者能打動人的戲從來都很少。”

  進入“中生代”,張靜初並沒有其他女演員那樣的年齡焦慮,似乎因為養生而讓心態變得更加平和。她説自己在現在接戲考慮最多的是有沒有意義。“我這個年齡段可能會考慮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做這樣一件事情到底有沒有意義,它在我生命中的意義不是收穫多少錢,而是我願不願意我的生命如此度過。演松子我每天很累,在台上哭完之後眼睛腫到要修復好幾天才能見人,但我覺得有意義。雖然到現在看過的人也才兩三萬人,但我覺得像是大家生命中的一場際會,非常珍貴,很神聖、很飽滿。”

  文/本報記者 田婉婷 攝/本報記者 郝羿

  統籌/滿羿

【鑫航集運物流】